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地博客

老兵晓地

 
 
 

日志

 
 
 
 

[原创]野象出没 第三集【神祕的野象山】上  

2008-04-08 16:30:49|  分类: 野象出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述体电视纪录片文本)《野象出没》巳经改编成三集电视片

《人象奇遇》上、中、下集在中央电视台《讲述》栏目中播出。

可以在我的视频看到。

 

解说:林海苍苍,迷迷茫茫,考察队即将出行。

   这是一支非专业的考察队,充其量只能是一支临时调查小组,队里唯一与大象有过近距离接触的只是此次带队的吴昆,其余的均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

   莽莽原始森林中,将会有一些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在等待着他们?他们能否圆满完成这次任务?

   这次调查的目的是:第一,野象为什么要到思茅来?第二,思茅的野象群是从那里来的,是从那条路线进来的?第三,思茅境内究竟有多少野象?有几个种群;第四,野象群活动的范围和规律。

 

主述:根据群众报告:八头野象进入翠乡团结村的小新寨一带。我们立即通知思茅森林武警支队派出二名战士持冲锋枪负责安全,思茅市森林派出所派出干警五人,由思茅市林业局副局长张兴波同志带队,加上电视台的同志共10人驱车前往离思茅市47公里的小新寨一带进行调查。

 

解说:由于这几年,人与象群冲突不断发生,伤人死人的事虽然时常发生,一般总是野象主动出击,人也多是尽量地避免与野象正面接触。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这次是人主动去与野象近距离接触,势必会惊扰大象,所以,此行的危险性相当大。

旁述:我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毕竟是十个人那,哪一个人出事我都承受不了。你不要看我们虽然带着枪,其实我心里十分清楚,真要是野象冲上来,你能开枪对他射击吗?你不能!我们最多只能是对天鸣枪吓吓它而已。

解说:野象是国家一级保护的野生动物,决不能因为这次行动而对它有所伤害,这一点每一个调查队员心里十分明确,同时也就意味着他们每个人对这次调查将会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后果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

主述:快到小新寨时,山坡上有一片零落不堪黄豆地,路边已被损坏的栅栏,和一间倒塌的小屋,一位老乡正在愁眉苦脸地收拾黄豆地。

   我们都感到野象可能来过,于是停车上山询问老乡。

解说:很显然,野象昨晚光临了这片黄豆地,黄豆地大约三亩,成熟黄豆基本上已被野象吃光,小屋也被野象破坏。

旁述和老乡对话:野象什么时候来过?

老乡;昨日旁晚。

旁述:有几头?

老乡;有五头老象,两头大的,三头小的,昨日旁晚来偷吃黄豆。我大声喊叫想吓跑大象,开始野象还害怕,但后来老象见只有我一个人,就吼叫着向我冲来。我吓得跑回了家。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地里就成这样了。

解说:从留在黄豆地里的脚印来看,的确,和老乡说的一样,有五头野象来过,而且,

在陡坡处还有野象滑倒的痕迹。

    野象应该就在附近,不会走得太远。

旁述:向老乡打听,有的说在东边,有的说在南面。究竟在哪里谁都说不请楚。也难怪,野象毕竟是活的,每天都在活动,今天在东,明天可能就在南面。

解说:野象会跑到哪里?虽说野象是一个庞然大物,但一旦融入到茫茫森林里,要找到它,也跟大海里捞针差不多。

   调查组派出了由当地老乡和武警战土组成的侦察小分队。

主述:大约六点侦察小分队传来消息:在距离小新寨五公里的老鲍寨后山上。发现群象群!从老鲍寨还要步行五公里。这时天色已晚,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就地宿营。

旁述:第二天凌晨五点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整装待发。五公里的崎岖山路,汽车走了一个小时。

解说:到了老鲍寨,考察队向山上搜寻而去。当走过一片乔麦地时,发现象群留下的大量痕迹。

野象就在附近……

树林里出现了了野象的足迹,折断的树木。

人们开始紧张了!

在这个考察队中,只有吴昆一人1986年在西双版纳小勐养保护区内和野象近距离接触,大象发起威来,他可是领教过的。于是叫大伙停下,原地待命。

主述:86年我被野象攻击过一次,野象那种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和地动山摇的脚步声我终身难忘。但那是独象,而现在是面对群象,树林那么密,很难说就盯漏几头大象,那就太危险了。最紧张地就是我了,大气都不敢出。

旁述:我们当时还没有经历过野象攻击,没有多紧张,只是激动。后面还跟着二十多个看热闹的老乡。再说前面还有我们的人。

主述:在山粱上发现了野象粪便和大量的脚印。(同期声:这是咋晚留下的,已经有屎克郎了。)

象群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解说:以往我们寻找得是独象,只要看到它保持一定距离就可以了。这一次是寻找象群,在没有确定它的头数时千万不要靠近,否则是很危险的。

主述:刚开始在丛林中寻找象群,我们太没有经验了,我们从寨子里出发时后面就跟了二十多个老乡,到了老鲍山山梁上还有十多个老乡。

旁述;队伍稀稀拉拉的足有500米长,人们相互壮着胆,一路有说有笑。那么大的动静,根本就不可能见到野象的影子。

主述:我们请老乡回去,但在兴头上的老乡谁也不走。我只好让他们和我们保持200米的距离。

解说:象群应该就在附近什么地方……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同期声:野象突然吼叫,野象和人奔跑的脚步声、急促地喘气声,有人喊开枪、开枪,脚步声慢下来了,喘气声也慢下来了,伴随着人发抖的深呼吸。野象又吼叫,人逃跑的脚步声加快,喘气声又急促起来。)

枪声响了没有?人员受伤了没有?拍到野象了没有?

主述;没有,太突然了。我们刚看到前面400米处有野象活动,后面却发出惊天动地的野象吼叫声,树林摇晃声,人的叫喊声和奔跑的脚步声。听见声音就玩命地逃跑,那里还顾得到回头。我们一直跑了约300米。不好!我脑子突然想起前面还有野象。赶快停住!我们被象群包围了?

旁述:太突然了!声音很近,太恐怖了,我连大象都没见到,就拼命的逃跑,休息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

主述;根据以前的寻象经验,野象一般都能先发现你,发现你以后它就盯着你在树林里静止不动了,你进了它的攻击范围,它会毫不犹豫地向你发起进攻。如果确定野就在附近,千万不可盲目寻找。

解说:象静,人也得安静。找到有利地形,主要用耳朵听,用眼睛看,尽量少活动。否则将发生危险。更何况像这种浩浩荡荡的群众队伍,就更加危险了。

人员要精简。要不,找不到野象,还可能造成人员伤亡。

主述:我们先把老乡送到较安全的地方。最后只留了七个人继续追寻野象,一定要弄清这群大象的数量和活动范围。

解说:与野象的初次相遇,连象长成什么样子也没见到,就吓得落荒而逃。这群象究竟有几头?是不是昨天糟蹋黄豆地的那群象?

野象已经受惊了,必须提高警惕。

队员们稍事休整后,继续顺着野象在林中踏出的小道,艰难地往前摸索。

快到山顶时,发现大象的新鲜脚印,队员们立刻紧张起来。

主述:我用手式示意大家在一片灌木丛中蹲下,请武警战士先去侦察一下。武警战士刚一起身,马上又紧张地缩了回来,他比划着,告诉我们“野象离我们只有15米左右”,我们的心全收紧了。

旁述:带路的向导猫着腰往后飞快的爬,一会儿就消失在灌林丛中。我们紧急地商量了一下,各人选好位置。

主述:我用手式示意大家一起站起来。

首先跳入眼眶的是灌木丛上的两头野象的大脑袋和一头小象的小脑袋。(同期声:野象的吼叫声) 其中一头大野象吼叫着向我们冲了过来,其它野象也跟着吼叫着冲过来,大概是见人多,向前冲了几步立即转身就跑。队员们这次都看清了。(同期声:两头大象在两边,一头小象在中间。)三头野象一会就消失在丛林中。

主述:天快黑了,我们准备返回时才发现向导不知去向,这时我感到了比听见野象的吼叫更恐惧,我们没有向导是没办法回去的。

解说:在一片陌生的大森林里如果没有了向导,而且迷失了方向,那将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这种恐惧,丝毫不亚于初次与野象不期而遇时的感觉。

没有了向导,怎么办?

如何才能走出这片莽莽森林?

主述:我们大家又是喊又是叫,最后还是武警战士在树林深处的土坝下找到了向导,当时他已吓得不会说话了。

解说:这次考察只能是以野象打了个照面而告终,这群野象有究竟几头?又说三头的,有说是五头的,就连考察队自己都说不清楚。

必须调整工作方法,必须从头再来!

旁述现场同期声:根据前一段时间的经验,我们遇到象群攻击时不要慌。撤退时一定要有次序。首先要给一线的路让开,然后滚动撤退。以免人碰人,谁都跑不了……。

主述现场同期声:总结前一阶段的经验。还是安全第一,万不得已时该开枪就开枪(对天鸣枪)……。

解说:这一次的行动能否成功?已经消失在森林里的野象还会不会再次出现?还会在哪里出现?这一切都是未知数,一切都还需要静静地等待,等待野象的再次出现。

就在这段时间里面,一件更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了!

主述:我们等待着这群野象的出现,它却又在另外一个地方出现了,而且还攻击了前去拍摄的当地一家电视台的摄像师,摄像师当场不幸身亡。

旁述(当年亲历者):那一幕太可怕了,直到今天我都不会忘记!一切都来得那样的突然,当时根本就发现他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你根本来不及躲避,我由于落后他有一段距离,所以才捡回一条命。

解说:按理说,只要你不惊扰野象,不要使它感觉到它正在受到威胁,野象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那么,野象为什么会向一个并没有对他形成威胁的摄像师发起攻击呢?

主述:其实我们这次考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找寻出野象为什么会攻击人的原因,所以,我们有一个原则,只是观察它,不要去惊扰它的生活。我所说的万不得已时开枪也是指在生命受到威胁时对天鸣枪而已,只要把野象吓走就行了。

解说: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使考察队员们似乎明白了野象为什么要主动攻击人的原因了。

主述:我们在追寻野象的路上路过白木河的时候,发现一辆北京吉普车停放在河边,同行的张兴波凭着多年当森林警察的直觉和经验,断定这一定是偷猎者的车。

旁述:这肯定是偷猎者的车,而且是两天前进来的,为什么呢?因为那天是星期天,在这之前已经连续下了两天的雨,而这辆车却没有一点泥巴,一般偷猎者在山里都是两到三天的时间,而且我还可以断定,这伙人今天就要离开这里。

解说:正在这个时候,寂静的山林里一声清脆的枪声……

考察队员顿时紧张起来。

原来是一名盗猎者提前返回,发现了森林公安,试图鸣枪示意同伴,当场被抓获。

(旁述人同期声:是不是你开的枪?

偷猎者:我的枪没打过。

旁述人先闻了一下枪口,再用手指伸进枪口一摸,将手指放在偷猎者眼前。

偷猎者:……)

主述:经过突审,这个偷猎者供出了这伙人一共有七个人,正像张兴波判断的那样,两天前进的山,今天正准备离开,他是一个人先走到这里的,其他人随后就要到了。

我们马上就在河对面埋伏起来,按照张兴波的安排,在河对面一是偷猎者的猎狗不会嗅到我们的气味,二是便于观察隐蔽,偷猎者不容易发现我们。

解说:在埋伏了六个小时后,偷猎者出现了……

(现场抓获偷猎者画面和同期声……)

解说:这次虽说只查获了一只松鼠,但却收缴了六支猎枪和一支卡宾枪,看来野象惧怕人类的原因就在这里了。这伙人也许只是这次没有碰上野象,但是如果他们碰上呢,那他们的猎物还仅仅是一只小小的松鼠吗?

在偷猎者的眼里,松鼠和大象都是猎物,那么在大象的眼里,手里摆弄着一种物件的人,随时都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

更何况猎杀野象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多起,最多的一起是一次猎杀二十八头野象。所以,野象为什么会对人充满敌意,也是很正常的了。

解说:一个星期后,思茅市翠云乡林业站报告,在离南邦河不远的绵央寨发现野象行踪。

绵央寨是翠云乡团结村的一个自然村,离思茅市只有30多公里。这里的平均海拔都在1300米左右,森林植被以思茅松为主,阔叶植物比团结村还少。居民密度也比团结村大,而且,靠近思(茅)澜(沧)公路。从理论上讲,这里不适宜野象生存,也就是说森林里可供野象食用的植物就更少,生存的难度加大。

然而,是什么原因使它们做出这样反常规的举动?在属于温带气候的森林里他们将怎样生存?

这一切,只有深入大森林里寻野象,才会有答案。面对着茫茫无边的大森林,再次寻找野象还能够顺利吗?考察队最终能够完成预期的目的吗?请收看《神秘野象山》之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