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地博客

老兵晓地

 
 
 

日志

 
 
 
 

[原创]忘不了的记忆·【严阵以待】 ·七、〖沸腾的红河〗  

2008-04-23 21:20:01|  分类: 忘不了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沸腾的红河

到了橡胶林前进阵地已有一个多月了,士兵们从极度紧张的情绪已经转为憋得有点不耐烦了。自从外区的战斗骨干到连队后,部队的思想情绪稳定多了,可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1979216日中午过后,命令来了,各班最后检查装备,子弹、手榴弹和罐头、压缩饼干成箱地抬到了各排帐篷外。个人能带多少弹药就带多少弹药,能带多少罐头、压缩饼干都行。急救包、净水片、卫生盒都发到了每个士兵手中,空气一下紧张了起来。

炊事班把这段时间存的好东西全部拿了出来,做了一炖丰盛晚饭,每个班都有一公斤半老白干。吃饭时大家都明白,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最后的晚餐。有的狂吃爆饮,豪言壮语;有的心事重重,寡言少语。

指导员往军用口缸倒了点酒,站起来举着军用口缸说:“同志们,共产党员们,为‘共产党员跟我冲’干一杯!”全连土兵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有的喊为胜利!有的喊为明天!不知谁喊声为女人干杯!引起了战土们的轰堂大笑。一排长挤眉弄眼地撸着袖子要抓色狼,又引起了一阵轰堂大笑。

大家都明白,明天将要干什么。因此在活跃的气份中还是显的有些悲壮。看的出,平常比此有意见,闹点小矛盾的人都在借着酒性有意在套着近乎。大家都知道,从明天起团结才是生命,团结就是力量,团结才能战胜一切困难。谁都知道,从明天起有些人将牺牲,有些人将负伤甚致残废,有些人将完好地活着回来。活着的人将为死去的人继续活着。

武坤生揣着口缸,看着这些憋足了士气,活蹦乱跳的人,心情有点不是滋味。也许,当然也包括自己,今天是最后的晚攴了。由于自己生活在军人家庭,虽然我渴望打仗,但对战斗的残酷性有点一知半解,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眼前做这些军人们对战争的理解,多数还是从国产电影中得到的。他们大都没有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明天将用生命的代价来完成这种心理上的准备。想到这里,这小半口缸老白干怎么也喝不下去。

为了保证明天的大行动,晚上九点,全连睡觉。军人们吃饱喝足了,也闹够了,但是大多数人都紧张或者是激动地无法入睡。虽然已经息灯了,每个帐篷里还是传出说话声。要在平时早把他们叫起来跑步去了,但今天不行,让他们说去吧。

连部帐篷里只有冉华呼呼大睡,其他人都由于紧张毫无睡意,武坤生也无法入睡,是紧张,是激动连自己都想不明白。在这群人当中只有冉华是经历过战争的,这个原越军连长,十几岁当兵,从士兵当到连长,不说身经百战也是几十战了。73年他们可是从北打到南,解放西贡就有他们三十三师。怪不得他睡得着。想到这里,武坤生觉得:明天我们要对付可大都是像冉华这样的人。越军可是连续打了三十多年仗的军队了,凭实战经验而言,我们差的实在太远。凭单兵装备我们也不如他们,我们一个班才三支56式冲锋枪,其它都是半自动。他们青一色的AK47冲锋枪。单兵技术不说也差一大节,我们凭什么打败他们呢?想到这里我觉的和当面之敌将有一场空前的恶战。这场恶战的代价就是牺牲。我们将用这些血肉之躯来和敌人达到对等、平衡,从而压倒他,战胜他。想到这里武坤生觉得不寒而栗。但想到:“越南由于连年战争,经济上垮了,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再打它能撑多久?我们边境上的这几十万大军可相当于越南军队的总合呀。就兵力,火器是越军边境一线驻军的好几倍,还不是想打哪就打哪,想怎么打都行。但是,头几天越军肯定是‘公鸡拉屎头节硬’会死顶几天……”想着想武坤生渐渐地进入了梦香。

急促的哨声和值班排长的催促声把武坤生惊醒了,武坤生知道这是凌晨4点。憋了一个月了,今天总算是要出发了。由于C团是预备队,渡红河的时间是在上午九点。士兵们都不说话,在忙着整理自己的行装。部队集合完毕后,值班排长再一次提醒各班长督促检查行装,并把不带的车西搬到农场的连部。班长们嘴念着“雨衣、弹药、防毒面俱、压缩饼干、水壶……”。早上四点半开饭了,炊事班的弟兄们准备了红烧肉面条,不知是紧张,还是昨晚吃太多,今天起得太早,大家都吃不下去。

指导员盛了一碗,吃了几大口,嘴里念道:“哎!好吃,太好吃了”。他挥挥手大声喊着:“大家抓紧时间快吃,到了那边再也吃不到好吃的东西了。各班班长带头吃!”。

人们勉强吃了一点,武坤生也盛了一碗,吃了一口:“还行,油水挺足”!武坤生对着大家喊道:“下一顿还不知有没有呢?快吃啊”!

部队出发了,顺着栽满橡胶树的山沟默默地向红河边走去。黎明前的早晨死一般静,墨一般黑。没走多远,由于无线电静默,营部通信员跑来报告:“这里离公路还有一公里,命令部队原地待命”。这时,武坤生才发现山沟里黑牙牙的全是兵。可能是昨夜弦绷得太紧了,现在大多数士兵都开始打盹了。武坤生也累了,坐在地上命今自己什么也别想,闭目养神,刚刚闭上眼睛,突然离我们直线几公里的地方传来了激烈的枪声。武坤生立即判断出是正西方向,突击部队和越军接上火了。紧接着南面、西南和西北面都传来了隆隆的炮声,整个红河沸腾了。武坤生想:再过几分钟越军的炮弹可能会打过来,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始终不见越军还击。

正前方越军两个炮连在干什么?特别是那个122榴弹炮连,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天快亮了,远处的枪炮声时紧时松。 武坤生看看表七点刚过,这时从越南方面西西拉拉地打来了几发炮弹。但随着越南方面一阵隆隆爆炸声就再也没有炮弹飞过来了。八点,天已大亮,命令来了,部队跑步前进,刚一上公路,看到浮桥了。天啊!好不热闹。公路上、坦克车、炮车、步兵到处都是。浮桥上,坦克车正在通过。看样子滩头阵地已经牢牢地控制在我军手中了。

C团过桥还早呢,部队在公路边待命,远远地看着坦克过桥。突然第二辆坦克在滩头的草地里冒起了浓烟,接着一声闷响,由于距离关系先看见爆炸烟后才听见爆炸的响声。第一辆和第三辆的坦克炮也响起来了,桥上的坦克加快速度过河。在滩头一字排开。怎么了,大家都大吃一惊!越军反击了吗?不像!323248高地明显还在我军手上呀!公路边的部队一下都撤进橡胶林里去了。大家都紧张地盯着红河对面。紧接着,不知是A团还是B团的步兵也在快速通过浮桥,河对岸又静下来了。但远处的枪炮声一阵赶一阵地响着。看样子先头部队还在当越军激战。头顶上的炮弹呼啸声越来越响,已听不出单个炮弹的呼啸声,而是像无数架飞机的轰鸣声,嗡嗡直响。远处炮弹落点也是分不出单个的炸声,一片隆隆声。

武坤生回头看看大家,已不是刚出发时那么紧张了。有些甚致打起了嗑睡。这时冉华凑到武坤生身边说:“刚才肯是是坦克触雷了”。武坤生问:“坦克为啥开炮”。冉华回答:“驴放屁自惊,瞎打!你看步兵都过去了,没有遇到什么反击呀!再看323248还有9192高地都是我们的人。越军从那里反击呀。”武坤生听着远去的隆隆炮声判断:突击部队占领高地后在那警戒,先头部队早已前出了。

命令来了,该C团过桥了。士兵们一下紧张了起来,步兵分队呼呼啦啦地有次序地向桥头运动,队伍里不时地传“快跟上”的口令声。

副团长站在桥头,大声地喊叫着:“快速通过,快快!抓紧时间啊!同志们,前面的伤员下来了,正等着过河啊!”。武坤生冲上浮桥,带领着全连拼命地向对岸冲去。刚一上岸,战土们一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除了草地上维修人员正在抢修那辆被炸坏的坦克外,河滩上全是断胳膊少腿的伤员,不少医生护士正在忙碌着,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在不远处还停放着不少烈士的遗体。民工们还源源不断地抬着伤员和烈士遗体往这边集中。看样子前面打的够惨烈的。

武坤生赶快叫部队通过,最好让战士们别看,多影响士气啊!但这么多伤员,谁也挡不住呀!部队在向前快速运动,一路上看见工兵们正在刚才坦克通过的地方使用机械修路,谁备让重炮通过。路边还有雷区标志,士兵们只有一个跟着一个往前跑。好在只有几百米雷区,很快我们上了公路。公路上越军还来不及设雷场,因此,比较安全,部队行军也加快了。前面的伤员不断地下来。

部队从公路上分多路从小路向前推进,连队自从下了公路就感到了危险和死亡的迫进。前面的炮声越来越近。部队在山沟里走走停停。树林里不时地传出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那是为了保证后续部队的安全,兄弟部队在肃清残敌。

当部队行至一个小村庄前时,眼前出现了七八俱越军尸体和打坏的武器。弹药丢了一地。小村庄已被烧毁,火还没完全熄灭,除了硝烟的味道还有一股烧肉的味道扑面而来,烧毁的房子里肯定还有被烧焦的尸体。战场己被我军打扫过了,因不见我军遗体。

部队接到命令,就地待命,准备掩敝宿营。

武坤生看了看表,才四点四十分。为了防止夜间越军偷袭,连队派出了搜索小组乘天还亮去打“野兔”。也就是搜索一下有没有敌人的散兵游勇,在离100半劲进行安排了潜伏哨,一半人作好战斗谁备,易一半人挖好简易掩体准备宿营。武坤生打开地图找了下位置,一天走走停停才走了七八公里。早上的红烧猪肉面条顶到现在,的确饿了。武坤生从挎包里掏出701压缩饼干咬了两口,发现水没了。通信员小刘赶快接过水壳向小河边走去。一条小河就从十多公尺前流过,水清晰透底,武坤生还寻思着不用放净水片了。谁知小刘像见了鬼似的又叫又嚷地往回跑,弟兄们都警惕地操起了武器准备战斗。

小刘跑回来结结巴巴地说“河里有半个死人”!那些警惕的士兵才松了一口气。

一排长站起身指着小刘说:“你他妈炸尸呀!刚才那么多尸体你不炸,跑这来炸。老子还以为是越军的埋伏哩”。

小刘说“好像是我军的”!

武坤生和一排长都“啊”的一声赶紧跑过去一看,水边躺着一俱尸体,看样子是被炮弹从河对岸炸过来的,没戴帽子的头半靠在岸边,下半身已被炸掉了,军装备爆炸的气浪撕的巾巾吊吊,由于水的冲刷已没有血色了,白白的肠子一头连在身体上,一头被水冲出了两三公尺远,在水流的作用下雪白的肠子左右摆动着,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圆睁的双眼和紧扣的风纪扣领子上鲜红的红领章。

一排长惊讶地叫起来“是个干部”!

可不,军装的下部看不出来了,但上衣口带是暗扣。武坤生大声叫:“事务长!快叫人收拾一下,交给军工下运”。事务长来了后,武坤生又说“看领章背后是哪个部队的。他妈的!这些狗日的!打扫战场也不打扫干净,敢他妈的把烈土丢到这”。

事务长,卫生员和几个炊事班的战士铺好一床雨衣,把烈士捞了上来包好。全连战土都脱帽肃立。炊事班长抱着烈士的遗体,恭恭敬敬地把他放到了路边。等待军工后运。

武坤生的压缩饼干再也吃不下去了,大家都忱默不语。命令又来了:命今连队迅速接防前面的171高地。刚挖好的宿营掩体又废了。走吧,部队西哩哗啦地冲上了171高地。哦!这个高地原来是越军的营房呀!当然营房大部已被催毁了。但高地的操场上还立着两根竹竿,扯着电影幕布。一辆烧毁的破卡斯69车停在营房边。高地边沿有环形工事,工事的突出部还有A形工事,一些钢精水泥坑道和环形工事相连,这些坑道看样子还没住过人。虽然营房和工事都有不同程度损坏,这个高地没有经过战斗,看样子越军事先并不知道战斗会在217日凌晨打响,营房里丢弃了很多被装和锅碗瓢匙,没来的及过走的弹药撒落一地。可见是遭到炮击后仓足逃跑的。

连队今天就在171高地宿营了,营房有部分还可以遮遮风。但为了防止越军知道会住他们的营房来个定点炮击,所以连队还是在环形工事里宿营。还好这些工事里住一个加强连是有余的。连部住进了一个修的不错的坑道里,这里除了没有电灯还是很不错的。武坤生现在并不知道今天的宿营地将是出国以后最豪华的了。乘天还没黑,赶快布置好警戒哨,潜伏哨前出50。二分之一的人进坑道吃东西睡觉;另二分之一的人在坑道外整修工事,睁大眼睛随时准备战斗。坑道修的不错,有通风孔和射击孔,想不到的是还有做饭用的散烟灶,闭光不错,反正到处都在冒烟,有点烟也不怕,可以生火做饭。每个排都可住上一个坑道。下午5点,军工给连队送了些牛肉罐头和方便面。各排都可以在不暴露目标的前提下弄点热食的吃了。战士们还在被炸塌越军营房里找到些大米、南瓜和烧柴。第一天过的不错,连队无战事,也没有非战斗减员。只要熬过今天晚上就算过了一天。当然,晚上将是最可怕、最难熬,也是最危险的。必尽战斗还在继续进行,前面还在炮声隆隆,不远处时不时传来时紧时疏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军工们还不断地抬着伤员和缴获的战利品从营区边上走过,兄弟部队还在和越军浴血奋战。7点左右,接营部通知:一些伤员和军工将在我们的阵地上宿营,紧接着十多个军工抬着伤员入住在坑道里。高低杠指导员叫战土们收集了很多越军丢弃的被褥交给了军工和伤员们,他们今天都可以吃上红烧牛肉饭了。没想到的是天黑之前又来了几个扛着长箱子的军工并由两个战土押解三个越军俘虏要入住,战土们沸腾了,都要去看看俘虏啥样。武坤生也来劲了,喊了几个人去看看那一箱箱长家伙是啥?同时也想看看“第三军事强国的英雄们”。

武坤生到了关押俘虏的营房,从营房的破窗望进去,三个又黑、又小、又瘦越南兵,有一个脚还受了点轻伤。我进门后,俘虏都台头用惊慌地眼神看着我。

武坤生问看押俘虏的士兵:“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士兵回答:“CB团的,这三个俘虏是在离这不远的村子里抓的。当时A团已经过去了”。士兵指了指这三个越南兵说:“这几个家伙又跑回村子里取存放着的武器被俘的。当时还发生了战斗,越军死四人,重伤一人,重伤的伤太重无法押送,包扎后丢在村子里了。我们伤了四人,牺牲了两人。刚才来的那四个伤员就是我们的。看来这些家伙不是野战部队的,战斗力不强。他们先发现我们,先开火,还被我们消灭了”。

“他们是越军哪个部队的”?武坤生问。

士兵回答:“345师教导队的新兵。”。

武坤生指着军工抬来的长箱子问:“那是什么”?

“这些家伙就是来取它的,听连长说这是苏制新式武器——冰雹Ⅱ式火箭弹。”士兵回答。

武坤生叫士兵们打开一箱,的确没见过。有发射架,有弹体够新鲜的了。

为了安全,武坤生安排这些军工和士兵带着他们的宝贝和俘虏都住进坑道里去。

南边的天黑的晚。但天色从不领会人们的心情,还是毫不留情地慢慢黑了下来。

(待续)

八、〖漆黑的夜〗

217,阴天。天越来越黑,一直黑到伸手不见五指。黑洞洞的天犹如一只巨大的怪兽张开的大嘴,仿佛一口就能把大地全都吞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